实验室宫斗:你敢举报我论文造假 我就把你变成精神病

如果你发现同事学术不端会怎么办?如果这个人还是老板的亲信呢?
悄悄举报?匿名举报?
怕不怕老板直接把你盖章成精神病患者?
这就是发生在George Q Daley实验室的真实故事。
或许有人会问:Daley是谁?
你只需知道,他是哈佛医学院院长,前国际干细胞研究学会主席,这就够了。
近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博士后(以下简称小白)揭发了 Daley实验室存在研究不端行为。结果,同天,他就被解雇!
而且,Daley连同医生一起把小白定性成精神病患者,并被立即吊销了美国签证,让小白无家可归!
这件事情有点可怕,堪称实验室宫斗。让我们细细说来……

同人不同命

一切都要从Daley实验室的另一位成员——Clara Soria-Valles说起。他是Daley的好朋友Carlos Lopez-Otin(曽被Nature撤回杰出导师奖,累计有9次撤稿)的学生。
换了新老板后,Soria-Valles不惜一切想要在顶级期刊上,给新老板留下深刻印象。于是他开始施展浅陋的造假技术,图像伪造、样本交换,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比如这样
还有这样
甚至这样
小白作为一名正直的博士后,选择举报Clara Soria-Valles!
但没想到的是,Clara Soria-Valles作为关系户,后台可是硬的很。
后台有多硬呢?即使多篇造假论文被撤稿,Daley仍让他继续此干细胞研究,对学术不端的事只字不提!还让实验室的其他人(包括小白在内)都配合其研究,别乱说话!
究其原因,Daley也是项目负责人,拔出萝卜会带出泥,怕自己也引火上身。
2008年,Daley实验室发表了关于使用逆转录病毒将人类体细胞重新编程为iPS细胞的文章。这项研究是 Daley被引用最多的论文。
一般而言,内源性多能性基因激活后,iPS细胞的产生通常会导致含有重编程因子的整合逆转录病毒沉默。
然而,Daley实验室报告的所有iPS细胞都有活跃的逆转录病毒表达,表明这些细胞没有完全重新编程。这与诺贝尔奖得主山中伸弥报告的人类iPS细胞形成了鲜明对比。
因此,Daley也是摘不干净啊……所以对于实验室的学术不端,Daley同样也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实验室宫斗”

现在让我们来说说小白其人,虽然他在举报方面是个小白,但学术方面可绝不是个小白!
小白在Nature上发过文章,还实现了从iPS细胞中产生造血干细胞(血液学领域数十年来目标),对血液疾病的建模和人类血液发展有着重要影响。
古语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小白的成功引起了实验室同事的嫉妒……这其中,就包括屡屡造假的同事Clara Soria-Valles,想必是因为造假论文的旧仇。
自Nature文章发表后,小白在实验室举步维艰,今天试剂被偷了,隔天细胞培养皿不见了,慢病毒载体也不翼而飞。小白根本没办法继续研究下去!
于是,小白想到了向老板Daley求助,但根本没用,因为小白不是那种后台很硬的人。而Clara Soria-Valles却是老板的白月光,胸口朱砂痣。
作为大老板,Daley并没有插手去缓解实验室内部的竞争,而是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小白的项目中来,使得实验室竞争更加激烈了,每天的气氛都是剑拔弩张的……
于是,忍无可忍的小白变身成为了钮祜禄·小白。他在选择在实验室会议上直接开怼。
这一发作可惹出了大事。小白被Daley狠狠教育了一顿:要贤良淑德,不可以公开指责同事,对同事要慷慨,你搞得实验室不得安宁,还是去佛(医)寺(院)静静吧!
老板终究是老板,Daley便强行命令小白去接受心理辅导和治疗,还给给小白介绍了两位精神科医生。
其中一位医生是哈佛医学院的精神病学家DeMaso。Daley可是医学院的院长——DeMaso的大领导。
但小白太天真了,那时的他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被“精神病”始末

一张精心编制的“被精神病”的网正向小白铺开……
精神科医生认为小白有严重的精神疾病,联合实验室的人力资源部门发给小白三个月的病假。此时,小白对于健康问题深信不疑,甚至还有一丝感动。
但与此同时,小白的奖学金被停了,这是他的唯一收入来源。
紧接着,在美的医疗保险也随之失效,还怎么看心理医生呢?
最后,小白的工作签证失效了,只能回国成为一名无业游民……
因此,小白只能睡在大街上或者收容所,和流浪汉无异……而且,他深深相信自己有精神类疾病,痛苦不堪。
在此期间,Daley还会定期发邮件给小白,关心他的健康状况,何时能返回实验室等。
但是,纸终究包不住火。
也许是精神病专家突然良心发现,某天,医生向小白坦白,其实小白并没有精神类疾病,一切都是Daley安排的,甚至利用小白原生家庭缺失来编造病例,强行按头小白有严重精神疾病!
目的,就是为了把他赶出实验室!
小白怒火中烧,给Daley和实验室的同事群发邮件,揭露了这位老板是如何一步步把他塑造成精神病,然后再以健康状况为由将小白驱逐出实验室!
但就在群发完邮件的几小时后,小白收到了HR的正式解雇通知。
但与Daley这样的院士对抗,无异于蚍蜉撼大树。
至今为止,小白基本不能在干细胞圈子里混了。目前为止,他已经申请了200多次职位,但很少会得到面试邀请,偶尔还会被辱骂不懂事,没规矩。
最终,“被精神病”竟成真,小白出现了莫名焦虑、抑郁等症状。但提及举报学术不端一事,他坚称不后悔。但他能做的,只是在论坛发帖,揭露事情始末,但收效甚微……
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
杂谈

如何看待科学家将子女的名字加入论文作者 只为帮孩子进名校

2020-5-5 21:51:37

杂谈

民族主义抑制不了COVID-19大流行

2020-5-5 21:56:38

声明 本网站部分文章源于互联网,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转载,并不保证内容正确或赞同其观点。
如转载稿涉及失效、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修改、删除相关文章,请留言反馈
Notice: When your legal rights are being violated, please send an email to: [email protected]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