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呼吁修改新型冠状病毒名

2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引起的疾病正式命名“COVID-19”。
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的冠状病毒研究小组也发表声明,正式命名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
根据基因测序,新病毒与 2002 年导致 SARS 流行的病毒属于同一种类,这个命名强调了两者的相似性。
但对于这个命名,一些中国科学家并不认可。
首先从方便记忆的角度来说,疾病名称和对应的病原体最好保持一致。
比如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SARS)的病原体是SARS-CoV,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的病原体是MERS-CoV,登革热的病原体是登革病毒。
其次,这样命名也会带来一些误导。
钟南山院士也曾强调:“新型冠状病毒是冠状病毒的一种,它跟 SARS 冠状病毒是平行的,二者是同一类,但不是同一种。”
因此,在2月19日的Lancet上,发表了题为“A distinct name is needed for the new coronavirus”的通讯文章。
文章作者包括,姜世勃、石正丽、高福、郭德银等专家。

军营病房被感染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的军人塞满

但在不久后,由于西线战局紧张,这批新兵还是从美国人口最密集的东海岸开赴法国巴黎前线,参加了“一战”。
而一同来到欧洲的,还有流感病毒。
此时的前线集中了数百万士兵,长期作战疲劳加上恶劣的战场环境,成为了病毒最好的传播地,迅速扩散到了整个欧洲。
重灾区除了欧洲最早爆发流感的法国外,还有它的对手德国。
1918年3月的“皇帝会战”中,德军每个步兵师感染人数约2000人,极大削弱了德国的进攻潜力。
此时同盟国虽然败局已定,但协约国也不敢有丝毫懈怠。
流感的消息依然被严密封锁,美国也派出了更多的士兵来到了欧洲与非洲。
而为了运输士兵,运输船必须普遍超载,就这样,流感在密闭的船舱里疯狂传播。
之后,这些美国大兵把流感传到了全世界。
10月,流感死亡人数暴增,总计有140万人死亡。

纽约、伦敦、巴黎和柏林在1918年6月至1919年3月的死亡率。单位:每千人

11月,德国投降,协约国组织了大狂欢来庆祝胜利,无数人聚集在了一起。
且由于之前政府封锁消息,人们对于危险的流感几乎一无所知,自然也没有任何防范措施。
不过到了1919年的7月,流感疫情突然缓解了。
但原因并不是大家想的,气温升高,病毒无法生存。
流感病毒都能够在非洲肆虐一年了,这点温度算什么?
现在猜测一种原因是,病毒又变异了,毒性较之前有所减弱。
等那些被强病毒感染的宿主死亡后,病毒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降低致死性。
另一种说法是,当时所有能感染的人,都已经感染了,病毒的传播已经到了北极地区。
没有了新的宿主,病毒自然也就消亡了。
后来的科学家分析,这场近2年的流感总计死亡的人数最低2000万,最高有1亿。
不论哪个数据,都已经超过了“一战”4年的伤亡。
在疫情中,最惨的无疑是西班牙人,本身是病毒肆虐的重灾区,还和这场灾难在历史上绑定了。
杂谈

大牛与小老板导师该如何抉择?如何寻找一个好导师?

2020-2-23 14:22:50

杂谈

破除SCI后拿什么保证公平?

2020-2-23 21:50:48

声明 本网站部分文章源于互联网,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转载,并不保证内容正确或赞同其观点。
如转载稿涉及失效、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修改、删除相关文章,请留言反馈
Notice: When your legal rights are being violated, please send an email to: [email protected]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