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期刊“双向收费”与S计划

“S计划”遭遇挫折

什么是S计划?

简单说,受到欧洲政府资助的科研成果,必须发表在OA期刊上。

欧洲推行S 计划的逻辑也很简单:

政府资助,具有公益性。

因此,受到政府资助的成果,发表于OA期刊上,供读者免费获取,才能体现公益性。

欧洲原本计划在2020年开始实施“S计划”。

但是,该计划被推迟到2021年。

 

学术期刊收费的奇葩特性—“双向收费”

普通的八卦期刊,其收费特点是“单向收费”

八卦期刊只向读者收费。

你可曾见过,八卦期刊向作者/记者收费的?

但是学术期刊却可以“双向收费”

不仅读者需要付费,

连作者也要付费,才能发表自己的工作。

在前互联网时代,学术期刊的“双向收费”,有一定的合理性。

因为,期刊是有“硬成本”的。

主要是两块:

其一是人工成本;其二是印刷成本。

 

因为,不同于八卦期刊,学术期刊的读者受众面太窄(读者太少)。

仅仅只向少量读者收费,是不能让期刊活下去的。

为了“生存”,期刊选择了两种策略加以应对:

其一,多个期刊联合,形成(垄断)出版集团;

目前已经形成多个(垄断)出版集团:爱思唯尔,NPG,斯普林格 等等。

这些(垄断)出版集团,几乎全部在欧美。

其二,“双向收费”,期刊既向读者收费,也向作者收费。

所以,在前互联网时代,“双向收费”保证了期刊/杂志社的“生存”。

期刊的“生存”,有助于学术成果的发表和交流。

所以,在前互联网时代,“双向收费”有其积极的意义。

 

(垄断)出版集团的高额收益

世界变得“不同”了,因为互联网的出现。

由于互联网的便捷性和易于传播的特性,

期刊的印刷成本,无限趋近于零。

 

而且,由于自动化软件功能越来越强大,

借助软件辅助,也使得人工成本不断地降低。

然而,(垄断)出版集团的“双向收费”依然如故。

这使得出版学术论文,不仅有利可图,甚至可以成为“利润奶牛”

例如,爱思唯尔出版集团(Elsevier),科研业务收入连续多年超过20亿英镑。

而且收入增长的势头,依然凶猛,未见停歇。

2018年,爱思唯尔出版集团的利润已超9亿英镑,年利润率超过30%,

远远超过科技巨头公司—苹果的年利润率(23%)。

所以,想在(垄断)出版集团上发表的论文数越多,

(垄断)出版集团的收益/利润就越高。

“S计划”的实质

“S计划”为体现政府资助的公益性,

要求受到政府资助的学术成果,必须发表在OA 期刊上。

OA 期刊的最大特点之一:变“双向收费”为“单向收费”。

因为,OA 期刊只向作者收费,而读者却是免费阅读的。

这会导致惨烈的“学术资源争夺战”。

因为OA 期刊和(垄断)出版集团,都希望发表更多的学术论文。

但是如果开始实施“S计划”,

由于”S计划”的带有行政命令属性,

会导致受政府资助的研究论文,只能发表于OA期刊。

 

其结果必然使得(垄断)出版集团的稿源减少。

这减少的哪里是稿源,实质是利润的损失啊!

所以“S计划”的实质是:

让(垄断)出版集团背后的资本家做“道德楷模”,出让部分利益。

 (垄断)出版集团的“反击”

资本家追求利润是“天性”,

但是做“道德楷模”却从来也不是他们的选项。

既然S计划动了他们的“奶酪”,

那么他们的反击也势必凌厉。

策略嘛,也很简单:

既然不能阻止你,那就搞臭你。

例如,同属于NPG集团(Nature Publishing Group)旗下,

• Nature:CNS 系列的三大神刊之一,在科研界地位尊崇;

• Scientific Reports:“四大水刊”之一,人人唯恐避之不及。

对于(垄断)出版集团而言,他们也纷纷推出自己集团下属的OA 期刊。

但是这些OA 期刊普遍水平低,质量差。

从而在科研工作者心中,构建起一个执念般的偏见:

OA 期刊 =  质量低劣的研究。

偏见一旦形成,自然会在研究者心中产生鄙视链:

发表在“双向收费”期刊上的论文质量 >> 发表在OA 上的。

鄙视链形成的结果就是,没人愿意投稿给OA期刊。

不能投稿给OA 期刊,还能投稿给谁?

这让我想起一句老话:伴娘一定要选丑的。

应对

“S计划”的出发点,并没错。

错的是“方式”。

不应该采用行政命令,强行要求研究者投稿给OA 期刊。

 

更合理的应对策略是,只是鼓励研究者投稿给OA 期刊,同时大力发展OA期刊。

让OA 期刊在数量和质量上,都能比肩甚至超过“双向收费”期刊。

 

只要OA 期刊欣欣向荣,通过期刊之间的激烈竞争,

也能促使“双向收费”期刊降低收费标准或是改变收费规则。

 

到那时,即使没有“行政命令”,研究者也会自发投稿给OA 期刊。

毕竟好期刊,谁不想投呢?

中国的机会

在传统的“双向收费”期刊领域内,中国起步晚,发展极为受限。

即便是倾尽中科院之力,打造的cell research ,也还是被NPG 所收编。

所以,在科研界,话语权长期被欧美把持,中国的话语权太少。

如果中国可以改变策略,大力扶植并发展高质量的OA期刊,

这将有可能是“弯道超车”的好机会。

毕竟,(垄断)出版集团,几乎都在欧美。

 

在中国大力扶植和发展OA 期刊,其阻力比之欧美,要小得多。

因此,如果中国发展OA 期刊,做得好的话,将更有助于中国在学术领域获得话语权。

结语

“S计划” 一方面希望体现政府资助的公益性,

另一方面又想大力扶植OA 期刊。

结果却是触动了(垄断)出版集团的利益。

(垄断)出版集团的反噬,也很犀利:

我也可以办OA 期刊,而且我还可以把OA 期刊办得“臭不可闻”。

结果,OA期刊在研究者心中,成为“低劣”的代名词。

人人厌OA 而弃之,纷纷投入“双向收费”期刊的怀抱。

所以,如“S 计划”般的行政命令,不仅无效,甚至还“事与愿违”。

更合理的做法,应该是扶植/鼓励OA期刊,加大期刊间的“竞争”,从而达到降低收费的目的。

 

最后,如果中国可以扶植/鼓励更多高质量的OA期刊,有望在未来的学术界,获得更大的话语权。

杂谈

法院副局长殴打医生致脑震荡处理结果

2020-1-12 16:35:55

杂谈

研究蛋白互作三个经典实验:酵母双杂交、CoIP和GST-pulldown

2020-1-12 16:44:23

声明 本网站部分文章源于互联网,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转载,并不保证内容正确或赞同其观点。
如转载稿涉及失效、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修改、删除相关文章,请留言反馈
Notice: When your legal rights are being violated, please send an email to: [email protected]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