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纠纷 作为医生我们自己到底可以做些什么?

在医生朋友圈在无比悲愤中一点点平静下来时,在迎来2020年时,想和我的朋友们静心聊一聊。
可以预见,这篇文章会引起部分医生朋友的不适,也会有朋友因为愤怒而拉黑我,甚至我会由此受到伤害。
不过,我仍然要说。
是,我就是那头山东倔驴。
对伤医事件,我和大部分医生一样:心堵的要命;而受到的伤害,我不比大部分医生差半点。和所有的朋友一样,我在问:
 
为什么?怎么办?
2011年同仁的徐文大夫被曾经治疗的患者砍杀,十几刀几乎将阻挡砍刀的胳膊砍断。对于这位未见面但一直惺惺相惜的朋友,我的愤怒和哀伤只能宣泄在日记。

 

徐文大夫是一位大医生、一个工作狂,挚爱医学并把自己奉献给了医学。我不能明白为什么一心为了患者、一切都放在医学上却遭遇这种事情;而这个伤害竟然是来自于自己为之奉献了几乎一切的患者。
徐大夫是我当时的楷模啊。为什么会这样?
我也由此难受和痛苦到几乎不能坚持出专病门诊,经常莫名一惊,想到正在面对的患者会突然跳起来拿出匕首。
2012年王浩大夫被杀死。我的一位亲戚告诉我,她认为这个医生肯定是做错了什么所以被砍,尽管她安慰我说“你是好医生,不会遭遇这种事儿”。
可是,王浩医生之前根本就没有见过凶手啊?而我的这位亲戚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并不是随便人云亦云的那种。
夜不能寐。我继续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我当时的日记写到:
医生群体正在背着变革中不得不付出的痛,医生群体还背负着坏医生制造的罪。医生作为一个群体来说,有罪吗?医生是人类文明发展和社会进步衍生出来的最值得依赖的群体之一,是为了让人类更健康,是真正的“帮助别人,成就自己”,怎么会有罪。那么医生群体里面的某些个体有罪吗?肯定有。他们有些对患者出言不逊却医术极差、有些眼里只有回扣药而不管患者病痛;尽管很少,但这些人却造成了大量的不信任和矛盾。最关键的是,他们不但没有受到惩罚,反而活得更舒服,生活状态远远好于勤奋和善良的医生。
圈外圈内的这些因素,导致了很多患者不能相信医生,同时也导致了专注于医学事业的医生忽视了变化了的医疗环境,而更容易受到伤害。
我也问自己:我该怎么办?没有答案。
 
2013,2014,2015,2016,2017,2018,2019!
类似的砍杀医生事情继续发生,每次都在医生圈掀起一股狂潮,后悄然消退 …
改变?没有。
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
多么让人痛苦的现实:好医生继续在遭受厄运。
这促使我痛定思痛,继续寻找问题的答案:为什么?怎么办?
阿宝给出了他的答案,说
“只能杨医生死”,因为杨医生老实善良。
我绝对不能接受这个结论。无法接受。但我努力理解其中的逻辑,发现虽然有些极端,但是在一定程度上却是对的。杨医生的导师,同事都证明了这一点。
如果杨医生狠心把患者推走,或者硬着头皮把患者收入院,或者感觉不好就是直接请假休息,或者直接让领导来负责这个患者,,,杨医生采取了任何一种“厉害的医生”能把患者推走的做法,都不会发展到最后的极端事件。
不过,谁接着呢?下一个老实善良的医生接?击鼓传花直到落地?
是,“厉害的医生”很会把棘手的患者推出去,他们遇事就甩给别人自己抽身离去,他们善于观察和区分,能第一时间挑肥拣瘦。
老实善良的医生总吃亏。
不公平?
而你永远变不成那样“厉害”,这是本性;但是
你有必要做到:
继续做个好医生,却不会遭遇厄运。
因为你属于自己,更属于家庭,也属于爱你的患者。
 
作为医生,我们需要自己解决这些随时随刻都会面对这类事件。所以有必要拿出时间,认真想一想:如果现在我碰到了类似的事情,我需要怎么解决?
首先,我们需要分析事故的原因
就这次事件来说,
1,双方基本诉求一致。
患者为了治病;主管医生提供治疗。
2,但实现方式有差别。
关键点:患者需要走医保(核心诉求)报销;主管医生不能满足。
因为走医保需要住院,而主管医生没能把患者收入院。至于具体原因,不想再分析。医保费的年度限制不是现在才有的事情,只会越来越苛刻。治病救人的医生还要为此受罚,这既不是医学的问题,也不是医患的问题。
搞清楚原因,我们却绝望地发现这么一个事实:
为了避免受伤害,我们要解决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
 
本文不是教你坏,
只是想让善良的医生避免遭遇厄运
我们只能接受自己不能改变的(环境),然后去做自己能够改变的(自己)。
普通如尘埃的医生,我们只能改变自己,从而扭转可能的悲剧。
第一步,识别“可能的纠纷”。
之前的推文“七年了,一切都没有变;医生自己能做些什么?”我们提到过,需要尽快识别出“可能的纠纷”
作为医生,你改变不了体制,只能在目前要求下执业。但是你需要第一时间确认“可能的严重纠纷”及确定执行力度。

按照之前提到的“识别”标准,并逐一排查,
1)病情危重。
具备。患者孙XX,95岁,多器官功能不好。
2)病情在住院期间加重。
具备。家属认为在急诊治疗治坏了,来的时候只是因为吃饭不好输点营养液。
3)预后不好。
具备。已经有意识障碍。
4)家属不能理解病情。
具备。家属就是认为输液输坏了,来的时候好好的。
5)患者或者家属不能配合诊治
具备。医生提出转院,家属不同意。
6)没钱。
具备。低收入,且住院可以报销90%,急诊上限低,需要自费。
7)诊治受局限。
具备。不能收入院。这是问题的关键。
8)诊治过程中医护有过错。
具备。家属认为输液有错误。
这次事件所有八条都符合了,尽管有些只是患者家属认为;但医疗纠纷是没有事实与看法。这是属于最容易出现医疗纠纷的病例;更重要的是,患者家属已经有了多次行动。
实际上作为有22年工作经验的杨医生,也采取了措施,包括院方多次沟通,院方让家属走司法程序。
 
但是,解决了家属的核心诉求了吗?没有。
如果你是当事医生,你怎么办?
第二步,沟通和行动。
只讨论我们今天的主题“作为医生,我们自己可以做些什么?”
要一直保持温和而冷静地与家属进行沟通,自己换位思考、也引导家属换位思考。
孙XX的家属觉得患者病情加重是医生的错,患者可以住院却不让住,患者只需要自己承担10%的费用却要自己完全自费。极差的就医体会,患者家属就会愤怒。
是的。我自己也做过太多次患者家属,我也有这种体会:愤懑。
 
医生需要非常清楚地用行动告诉家属:我在尽最大的努力帮助患者。
1,作为医生,我自己在尽力帮助患者;
2,作为主管医生,我也动员了其他更高级医生一起参与诊治,如会诊;
3,作为医生,尽管我们采取了目前所能用到的所有方法,但是疗效仍是有限的。患者95岁高龄,一方面说明子女对老人好、老人才得以这么长寿,我们会同样做让老人更长寿;但另一方面也是需要知道,“七十不留宿,八十不留餐”。
4,作为主管医生,我看到、知道了患者家属面临的非医疗方面的困境,我在采取实际行动解决这些问题;
5,作为医生,我在努力沟通住院的事(患者家属的核心诉求),也找来了我们的科室领导、对接科室的医生或者领导、医院领导。我真是很尽力。您看,你自己也找过自己的各种关系,也都没有成功住上院,也知道真是很难住进去;
6,其他同事也有意无意在患者家属面前提到,主管医生是多么上心,刚刚还从家里打电话问病情,并关照要多注意观察患者病情。从另外一个人口中的表述总是更有效。
简单说,就是要用行动传递给患者和家属信息:
我尽力了,我也动员医院尽力了,其他人也知道我尽力了。
通过这些沟通和实际行动,要让患者及家属理解:主管医生是在自己这边,和自己一起努力解决问题。
是的,这本来就是医生一直在做的事情,患者和医生本来就不是面,而是在面对共同的敌人:疾患在特殊情况下需要有意识地让患者及家属了解到。
第三步,不要自己扛。不要自己扛。不要自己扛。
这句话我和住院医说过多少次了:我宁肯半夜被你喊醒无数次去看病人,也不愿意早起发现病人出事了!
 
杨医生当然更清楚这个,所以她找了医院一起解决。只是…
只是…,这是关键。
没有解决问题的内部沟通,还是在自己扛。
好人最容易吃亏在这里,因为不会“撕破脸”;但是,在碰到猪队友的时候,不好意思就会惩罚回来。所有人都应该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科室领导、其他科室同事、院方都有责任认真对待“重点患者”和“极可能纠纷的患者”。如果主管医生不说清楚问题的严重性,不坚持不懈,不拉下脸,可能问题就不会得到解决。
而有时候我们吃亏,也因为我们没有努力求助。
通常来说医院专门处理纠纷的管理人员,会更熟悉人性,会更懂得法律法规;他们也会更能判断出轻重缓急,从而采取措施。
但是,他们需要“真的知道这个问题很严重”。
让其他相关的人都知道:问题很严重!!不解决后果很可怕。
这是好医生必须要过的一道关卡。却也是保护你自己的最后一道防线。
第四步,寻求法律帮助。
 
如果遇到伤害,不管是肢体伤害,还是被语言威胁,都要马上留证据、找证人,报警。
我坚信人性的善良和法律的公正。
最后说一下,除了我们自己改变之外,如何改变环境?
这个本来不是我们今天的主题,但我看到了太多浪费的激情,甚至胡来,所以想提一句。
不要自己组织活动。需要与医学领域的人大代表或者政协委员沟通,清楚地提出你的意见和想法。他们是我们能信赖和依靠的为数不多的人。不管是通过写信,电话,还是面谈。需要注意的是:表明你的感受,提出解决问题的建议,才是你沟通的核心。一定要避免言语过激。
写到这里,已经泪流满面。
致谢:
撰写过程中,兰州大学第二医院的张大夫给予极大鼓励,北京医院李大夫给了建设性的意见;感谢在美国的纽约何医生、维州金医生、郭医生和明州徐医生介绍了他们的经验和在美国的处理方式。
特别感谢他们都提出了自己的思考。
声明:
本文仅为医生圈内交流,只是一介草民说下自己的想法。
本文只为讨论遇到纠纷的医生解决自己的问题,而不涉及其他复杂的问题。
尽管我已经尽了自己最大努力来探索到事情的真实情况,但限于我能够接触到的资料有限,文中描述肯定会有错误,请您指正。
尽管我在努力以平静的心态、中间立场来表述,但作为曾经的医生,我知道自己无法克制自己的偏颇,我爱和信任我的医生同行和朋友;所以文中观点不准确的地方,您也给我写信,我会虚心讨教、悉心聆听。
同样,如果您也是医生,您认为我有失公道,没有说清医生的痛,也请您来信或者留言,我们安排发表。
一句话:不喜欢,就来撕。
进入到2020年了,
希望我们能够真切地感受到:变好。
杂谈

从K药四大研究失利看免疫治疗使用趋势及注意事项

2020-1-3 12:29:41

杂谈

美国在医学领域有哪些人工智能的研究?医生岗位会被人工智能替代么?

2020-1-4 15:38:04

声明 本网站部分文章源于互联网,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转载,并不保证内容正确或赞同其观点。
如转载稿涉及失效、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修改、删除相关文章,请留言反馈
Notice: When your legal rights are being violated, please send an email to: [email protected]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