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ci666首页
  2. 研究进展

红肉摄入每增加100g与缺血性心脏病风险升高19%有关


打开《循环》更新页,一篇论文标题中的【史诗队列】(EPIC)吸引了奇点糕的注意。


点进去一看,嚯,40万人随访12.6年的大队列,怪不得这么大口气。


但是仔细一看文章内容,雀跃的小心情就被浇了一盆凉水:这个大型队列研究,矛头再次直指口腹之欲——肉!


这项来自牛津大学Timothy J. Key教授的研究告诉我们,每天每多摄入100g红肉和加工肉类,与缺血性心脏病风险升高19%有关


不过,也不全是坏消息,研究结果同时指出,酸奶、奶酪、鸡蛋的摄入都和缺血性心脏病风险降低有关,每天摄入100g酸奶与风险降低7%有关,30g奶酪与风险降低8%有关,20g鸡蛋与风险降低7%有关[1]。


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多吃,大家心里都清楚了吧?

红肉摄入每增加100g与缺血性心脏病风险升高19%有关

Timothy J. Key教授

(图源:ceu.ox.ac.uk)


其实,人类对肉食的渴望,不仅仅是因为馋,还因为肉是饱和脂肪酸的主要来源。在英国,肉制品占了成人饱和脂肪酸摄入的24%[2]。但是,大家也清楚,饱和脂肪酸摄入过多,会使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升高,是心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3]。加工肉类的过度消费会增加缺血性心脏病风险,似乎已经是共识,但是未加工的红肉到底需不需和加工肉类同样避之不及,还一直存在争议


牛奶和乳制品也是饱和脂肪酸的主要来源之一,占了成人饱和脂肪酸摄入量的22%[2]。它们与心血管疾病风险的相关性,科学家们的观点也不太统一。此外,饱和脂肪酸的来源还有鸡蛋、鱼类等。

红肉摄入每增加100g与缺血性心脏病风险升高19%有关

图源:pixabay.com


这次,Timothy J. Key教授利用欧洲癌症与营养前瞻性调查(也就是史诗队列EPIC)的数据,对这些食物与缺血性心脏病风险之间的关系重新进行了分析。


纳入分析的包括409885名参与者,平均随访12.6年,共记录了7189例缺血性心脏病事件。调整年龄、吸烟状况、身体活动、教育水平、体重指数等变量,分析数据。

红肉摄入每增加100g与缺血性心脏病风险升高19%有关

不同食物摄入量与缺血性心脏病风险之间的关联


研究人员将参与者按照红肉和加工肉类摄入量平均分为五组,摄入量最高的参与者与摄入量最少的参与者相比,非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升高0.19mmol/l,收缩压升高3.3mmHg,与缺血性心脏病风险上升13%有关


奶酪的摄入量最高的参与者与最少的相比,非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降低0.10mmol/l,与缺血性心脏病风险下降12%有关。而被普遍认为多吃没事、可能还有点益处的家禽、鱼类这些“白肉”,摄入量与缺血性心脏病风险没有显著关联

红肉摄入每增加100g与缺血性心脏病风险升高19%有关

各种食物与缺血性心脏病的关系,一目了然


进一步分析可知,每天多摄入100g的红肉和加工肉,与缺血性心脏病风险升高19%有关。相比之下,酸奶、奶酪和鸡蛋的性价比就很高,平均每天多摄入100g酸奶,与缺血性心脏病风险下降7%有关;多摄入30g奶酪,与风险下降8%有关;多摄入20g鸡蛋,与风险下降7%有关


当然,食物摄入的主要目的还是获得热量。研究人员用同样富含脂肪酸的鱼类、酸奶、奶酪或鸡蛋来替换等能量的红肉和加工肉类,每替换100千卡热量的肉类,与缺血性心脏病风险下降24%有关

红肉摄入每增加100g与缺血性心脏病风险升高19%有关
图源:pixabay.com


在之前的文章中,奇点糕给大家介绍过,红肉的摄入增加了氧化三甲胺(TMAO)在体内的累积,使心血管疾病风险升高。而奶酪中的钙可以和脂肪酸结合,减少机体对饱和脂肪酸的吸收,降低胆固醇水平[4,5]。


作者也分析了这次研究的局限性。比如得到的关联程度普遍较低,不能完全否认结果可能会受到其他混杂因素的影响等。同时,参与者都为欧洲人群,不同国家和地区的饮食习惯不同,特定食物和疾病风险之间的关联可能有所不同。


但不管怎么说,可能增加风险的食物,少吃就对了。

编辑神叨叨

如果想及时获取第一手科研资讯,那你绝对不能错过瞬息~而瞬息又推出了全新版块——瞬间。瞬间可以给大家提供更多:


比如全球新药研发的动态;


比如最新学术研究的热辣点评;


比如一线临床医生的所做所思;


还比如,比如你医学工作中的某一个瞬间。。。


只要有那么一瞬间,有一百万种可能。点击瞬间图片,分享你此刻的医学时光吧,朋友们!

对,就这个图,点就行!


参考文献:

[1] Key T J, Di Angelantonio E, Butterworth A, et al. Consumption of meat, fish, dairy products, eggs and risk of ischemic heart disease: a prospective study of 7198 incident cases among 409,885 participants in the panEuropean EPIC cohort[J]. 2019.DOI:10.1161/CIRCULATIONAHA.118.038813

[2] National Diet and Nutrition Survey: Results from Years 1-4 (combined) of the Rolling Programme (2008/2009-2011/12).. Executive Summary[M]. Public Health England, 2014.)

[3] Clarke R, Frost C G, Collins R, et al. Dietary lipids and blood cholesterol: quantitative meta-analysis of metabolic ward studies[J]. BMJ, 1997, 314(7074): 112-117.DOI:10.1136/bmj.314.7074.11

[4] Lovegrove J A, Givens D I. Dairy food products: good or bad for cardiometabolic disease?[J]. Nutrition Research Reviews, 2016, 29(2): 249-267.DOI:10.1017/S0954422416000160

[5] Lorenzen J K, Astrup A. Dairy calcium intake modifies responsiveness of fat metabolism and blood lipids to a high-fat diet[J]. British Journal of Nutrition, 2011, 105(12): 1823-1831.DOI:10.1017/S0007114510005581


本文作者 | 王雪宁


这些可能会帮助到你: 问答社区 | 共享百度SVIP | 留言建议

欢迎入群交流:生信分析群: 732179952 · Meta分析群: 797345521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