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ci666首页
  2. 文献解读

民族医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摘  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在武汉自2019年12月爆发以来,发展迅速,短期内蔓延至全球多个地区,引起国内外的广泛关注。目前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与传统医学的积极介入相关,特别是对重症及危重症患者救治方面体现出其独特优势。疫情发生以来,各民族医基于本民族医药理论,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认识和防治措施建言献策;优选个体化传统医学处方“扶正”患者个体内环境,结合“消灭”疫病产生、传播的土壤、空间等环境因素,为尽快战胜疫情,保障一方人民的生命健康贡献各自力量;建议立项挖掘、整理、研究、开发民族医预防和治疗“瘟疫”的医疗机构制剂,为预防和治疗今后可能会频繁发生的各种病毒导致的“瘟疫”做好充足准备,护佑人类健康。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ronavirus Disease 2019COVID-19)是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肺部炎症,临床初期表现为发热、干咳、乏力,部分患者伴有鼻塞、流涕等上呼吸道症状,在1周后出现呼吸困难继而进展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脓毒血症以及代谢性酸中毒和凝血功能障碍,具有发病急、传染性强、变化快等特点[1]。疫情发生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在习近平总书记的亲自领导、亲自指挥之下,传统医学主动担当,积极介入,为抗击疫情、保一方平安做出了巨大贡献。截至217日,全国中医药参与救治的确诊病例共计60 107例,占比为85.20%。其中,湖北省225所定点救治医院中医药使用率达83.3%,湖北以外的地区中医药参与治疗确诊病例的治愈出院和症状改善占87%

民族医药作为中国传统医药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疗效显著、价格低廉,具备“可负担性”与“可获得性”,在民族地区广泛使用,在缓解“看病难”、“看病贵”上发挥着重要作用。由于历史、信仰、语言、习俗不同,各民族医有其悠久的历史、独特的理论体系,对疾病的认识和诊疗方法各具特色。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来袭之时,民族医在防病治病上同样担负着重要的使命,各民族医根据各自民族医药理论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认识、治疗、预防措施的临床实践,积极建言献策,提供宝贵经验,为尽快战胜疫情,保护人民身体健康贡献力量。

1  中彝医对COVID19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1.1  中彝医对COVID19认识

中彝医认为[2-6]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其病邪为温热浊毒,病位在肺。肺通天气,为呼吸出入之门户,疫毒上受,首先犯肺,肺病则喘咳气急,以发热、乏力、干咳为主要表现,少数患者伴有鼻塞、流涕、咽痛和腹泻等症状,薄黄苔或薄黄腻苔;危重病人出现呼吸困难,黄腻苔,甚至于是黄厚腻苔,是痰热结聚,秽浊之气阻塞。

1.2  治疗方案

中彝医根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不同时期临床表现不同,分为初热期、重症期、危重期及恢复期,并根据不同时期采用相应的治疗方法,见表1

民族医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云南省药品监督管理局结合云南省中药饮片质控中心专家审评意见和省卫生健康委推荐意见,针对民族特色用药、经典组方和特殊群体用药方面,再次审批医疗机构制剂“化疫解毒合剂”等10种医疗机构制剂;疫情期间,云南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允许云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定点救治医院按相关要求及临床需要直接调剂使用。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卫生健康委员会下文印发“楚雄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彝医药防治方案(试行)”楚卫健[2020] 9号。

1.3  预防措施

彝医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根据不同体质采用相应的预防方案和措施。具体预防处方见表2采集桉树叶、侧柏叶、青蒿、野巴子、野艾蒿等烟熏,打醋汤等传统消毒方法进行家庭和周围环境消毒,第一时间焚烧垃圾,不留卫生死角。在预防疾病上,彝医强调强化体质、顺应自然,避忌病邪,实施消毒隔离,防止传染。对传染病人,主张进行隔离治疗,形成了对传染病人进行隔离的习俗。对患传染病的家庭,主张进行清扫、熏蒸房屋来达到消毒目的。对于医治无效而死亡的病人,主张及时进行深坑掩埋或火葬。

民族医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另外,彝医还应用外治法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进行预防。包括艾灸疗法、彝药熏蒸法、外搽法等。

1)艾灸疗法:大灸盒灸神阙、关元、气海、足三里等穴位以温阳通督、散寒除邪。(2)彝药熏蒸法:取适量侧柏叶、桉树叶,艾叶、透骨草、青蒿,水煮熏蒸或火烧烟熏。熏蒸取单味药或多味药皆可。火烧烟熏时人撤离,待烟净后方可进入,注意用火安全。(3)外搽法:取适量香油葱汁混合,外搽鼻孔或鼻翼两旁迎香穴。

在其他防护措施和生活调摄方面,彝医主张虚邪贼风,避之有时,起居有常,按时作息,均衡饮食,适度运动,保持积极乐观心态,做好防护及时就诊等预防工作。

2  藏医对COVID19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2.1  藏医对COVID19的认识

藏医认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传统藏医文献记载的“洛擦”症,由一种特殊的病原体导致肺部疾病,发病因素为“时、邪、食、行”4大诱因、紊乱以及人们的贪欲和愚昧无知而食用各种不恰当的食物,破坏外环境而滋生病邪,通过口鼻等入侵人体。《四部医典》记载疫病原因[8]:“病邪散于空气如浓云,致使引发散播众疫病,四季变化环境失衡致,加之饮食起居不当等,多种因素引发瘟疫病”。《甘露宝瓶》[9]:“八邪混乱或失衡,恶气扩散为主因,行为不当饮食不妥等,疾病属性多为热”。因此,藏医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分未成型、扩展、空虚3种。

2.2  治疗方案

藏医根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不同时期临床表现不同,分为未成型、扩展、空虚3型,并根据不同证型采用相应的治疗方法,见表3

民族医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2.3  预防措施

预防有3种方法,即里、外、密3种,讲究起居法;《四部医典》:“严防烟雾等从口鼻等侵入人体,避免来自外部环境的病邪侵入”;因此,预防措施为将雌黄、雄黄、硫磺、黄毛翠雀花和石土类,打成细粉及制丸后,用樟脑、麝香、阿魏、安息香、菖蒲等含香味的药材,熏香、液体涂在身上或内服,病魔均能够消灭,防疫上魔、地魔和其他时疫。平常注意饮食与起居。

3  蒙医对COVID19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3.1  蒙医对COVID19的认识

蒙医学认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由“黏虫”侵入人体,机体感受黏毒、造成流行的急性疫热病[10]。常由四时气候反常,饮食不洁,起居不当,环境污染等诱因,致使“黏虫”经口、鼻腔侵入肺脏,引发3根紊乱,赫依、希拉偏盛,并与巴达干相搏,使肺受损,继而引发全身脏腑功能障碍而发病。具有发病急骤、进展迅速、症状严重、短期内大范围传播流行等特征,可分为未成熟热、炽热和山川界热等3个阶段[11]。治则采取杀黏、清疫热,结合病位、病性、病症轻重进行辨证施治。未成熟热阶段,以药物促其成熟;炽盛阶段,以杀黏、清热、泻毒为主;最后在山川之界阶段,则以温性营养饮食镇赫依,以温和凉性药物根除余热。

3.2  治疗方案

蒙医根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不同时期临床表现不同,分为成熟热阶段、炽热期阶段、山川界热阶段,并根据不同时期采用相应的治疗方法,见表4

民族医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3.3  预防措施

随身佩戴十五味麝香散或九黑散或内服五鹏丸等药物予以预防;将身体、居室、衣物用品等用十一味云香散点燃烟熏。饮食方面宜选用跟骨汤、牛奶和鲜羊肉汤等富于营养之品和易于消化之品,以防赫依之偏盛。适量进食性凉而轻之品,多饮水,以清除余热。忌肉类和肥腻、甘酸饮食。宜在安静、清洁、明亮而通风居室里调护[12]

4  维医对COVID19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4.1  维医对COVID19的认识

维医认为[13-15]人体是4大物质(火、气、水、土)的结合体,体内有4种体液质(胆液质、血液质、黏液质、沉液质)。体液质是肝脏的正常代谢产物,人体正常生理活动的运行取决于体内4种体液质的平衡,疾病是体液质平衡异常导致的。体液质的异常包括数量上的异常和质量上的异常。在血液质中的以黏液质、胆液质和沉液质作为成分的物质相互产生反作用,发生血液质浓度变稠其味强烈时,导致血液质的烧焦或腐浊,创造了病毒生存的内环境,就会发生高热性或腐浊性疾病,多见于传染性疾病;所以同样环境下有些人患这些病,有些人不传染的原因之一就是异常体液质的类型不一样。维吾尔医民间把这种疾病称之为“扩卡克”。患者的症状轻重的不一取决于异常体液质的异常程度不一样。体液质异常的初期患病,症状以及炎症程度一般,甚至无症状,这种疾病的治疗效果比较好。而质量上的异常导致的疾病较复杂。

维医临床上对发热性呼吸系统疾病治疗有一定的优势。常见的感冒、气管炎、肺炎等疾病均为以上三种异常体液质所致。维医治疗疾病是整体观为基础的治疗观点。治疗中针对的不是病菌,是优化内环境。体液质的异常转为正常或相对正常说明内环境基本上调节为复原,另一个角度说明破坏了病菌的生存环境。

4.2  治疗方案

维医根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不同时期临床表现不同,分为血液质腐浊型、咸味粘液质型、蓝色胆液质型,并根据不同证型采用相应的治疗方法,见表5

民族医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4.3  预防措施

饮食清淡、新鲜、熟透的食物。(1)生姜汤:生姜10 g、橙子1个、白砂糖少量;生姜在适量水中煎煮10 min,去渣,橙子去皮和去种子,榨汁;橙汁和生姜水混合、加白砂糖,每日2次,口服。(2)蜂蜜萝卜汁:蜂蜜100 g、萝卜汁100 mL、生姜汁10 mL混合,每日3次,每次30 mL,口服。

5  壮医对COVID19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5.1  壮医对COVID19的认识

壮族是我国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其中90%以上聚居于广西,广西地属岭南,山深林密,多雨湿热,易染瘴毒。凡瘴毒之气所致的突发性疾病称为瘴病,壮医药在预防、治疗等均有地方特色和优势。壮医认为瘴毒之气所致的突发性疾病称为瘴病,《后汉书马援传》记载[16]:“初援在交趾,常饵薏苡实,用能轻身省欲,以胜瘴气”。许多防瘴的民俗在民间流传至今,其中,以壮乡靖西端午药市最具有代表性,列入广西壮族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主症为恶寒发热或无热、乏力、干咳,具有发病急、传染性强、变化快等特点,属壮医“瘴疫”[17]范畴。瘴毒之气侵犯人体后,多阻滞气道,使气道不畅,进而累及三道两路,出现恶寒发热或无热、乏力、干咳,或伴有鼻塞、流涕、咽痛和腹泻等。瘴毒侵袭后,是否发病,还取决于两方面:一则“毒”力的大小,二则人体正气的强弱。毒与正气两不相立,正气可以祛毒,毒可伤正,毒正相争,正不胜毒则发病。其年老体弱,或多病体虚,正气不足者,病情多危重,易快速发展为呼吸困难、休克等危重。而身体强壮、正气充足者,或感瘴毒轻者,可仅表现为低热、轻微乏力等症状。内因是正气虚、外因主要是瘴毒,病机特点为虚、毒,其中,毒在初起时以寒、湿为主,寒湿郁久方化热。壮医分型为阳证与阴证,阳证:症见发热,或高热、咳嗽、痰黄或稠、乏力、头痛、全身酸痛、口干、口苦、心烦、尿赤、便秘、舌质红、苔黄或黄腻、脉滑数。阴证:症见不发热、或低热、微恶寒、头身困重、肌肉酸痛、乏力、咳嗽、痰少、口干、饮水不多、或伴胸闷、无汗或汗出不畅、或见呕恶、纳呆、大便溏泄、舌淡红、苔白腻、脉浮略数。因此,壮医以芳香辟秽、化浊解毒为主,兼顾补气,多采取内服、外治结合,注重预防。

广西国际壮医医院牵头制定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壮医防治方案,预防方案在广西国际壮医医院及基层医院应用,提供给门诊患者及医护人员等,效果显著,无一人感染,经过分析总结,经自治区中医药管理局组织专家论证通过,“壮医防治新冠肺炎方案”由广西壮族自治区中医药管理局下文印发(桂中医药医发 [2020] 10号),进一步推广应用,发挥壮医药防治新冠肺炎的优势与特色。

5.2  治疗方案

根据壮医“毒虚致病论”理论、“调气解毒补虚”的治疗原则[18-23],瘴疫病的治疗,壮医以解毒除瘴、调畅气机为主,治疗方法有内服壮药、壮医外治。许多壮药疗效独特,如薏苡仁、金银花、艾叶等。根据病情选用壮医佩药疗法、壮医熏洗、壮医药浴、壮医敷贴疗法、壮医药物竹罐疗法、壮医刮痧、壮医灸法、壮医点穴疗法。根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不同时期临床表现不同,分为阳证、阴证、恢复期,并根据不同证型采用相应的治疗方法,见表6

民族医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5.3  预防措施

壮医主要通过服用防瘴茶、佩戴壮医香囊、壮医敷贴疗法、“鼻饮”法、烟熏等方法预防COVID-19

5.3.1  防瘴茶 1)防瘴疫1号:薏苡仁20 g、石菖蒲20 g、黄花倒水莲20 g、石斛15 g、生姜20 g,水煎服,每日1剂,分23次服,亦可以茶饮,用于健康人群,小儿药量酌减;(2)防瘴疫2号:黄花倒水莲20 g、薏苡仁20 g、石菖蒲20 g、救必应15g、生姜20 g。水煎服,每日1剂,分23次服,亦可以茶饮,用于新冠肺炎患者密切接触或慢性基础病患者。

5.3.2  佩戴壮医香囊  药用艾叶、石菖蒲、薄荷等。

5.3.3  壮医敷贴疗法  药用吴茱萸、透骨草等。

5.3.4  “鼻饮”法预防“瘴毒”  山姜适量,捣烂取汁与食盐混合,吸入洗鼻,或山姜、大叶桉、槟榔、皂角刺、路路通、山胡椒等煮取药液气雾吸入鼻腔。

5.3.5  烟熏法 用苍术、艾叶、大叶桉等燃烧烟熏消毒空气。

6  傣医对COVID19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6.1  傣医对COVID19的认识

傣族居住区属“蛮烟之地”、“瘴疬之区”,高温、多雨、潮湿地区,蚊虫易孳生繁殖,传染性疾病易于流行。在长期的与传染病斗争的过程中,傣医形成了气候、居处环境与传染病的发生关系密切的认识[24]

傣医认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拢帕雅拨免哲迈)是“拢匹哈”的范畴,由于季节、气候、饮食及环境的异常改变,原本潜藏于万物之间的“拢匹哈”(风毒)化“暖”(看不见的小虫)成疫[25],随风播散,遇到四塔偏颇人群尤其风、火塔不足者,通过口、鼻、手及皮肤等部位浸入人体。上犯上盘而见发热、头痛;侵犯中盘蕴结胸部而见咳嗽呕吐、胸闷气喘或腹胀腹痛;下犯下盘则表现为大便干结或腹泻便溏等。四塔失调或衰败则出现高热不退、全身乏力、呼吸困难、神志不清、烦躁抽搐、大汗淋漓、四肢厥冷甚至死亡等。治疗宜从“疏风行水、清火解毒、固土润肺、调补四塔”进行。健康人群可能通过与病患者或携“暧”人群的密切接触进行传播,包括近距离打喷嚏、近距离吐痰、近距离言语交流以及握手、拥抱和共同生活等。

6.2  治疗方案

傣医根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临床表现,分为风毒初起、水伤火盛型、四塔衰败型,采用相应的治疗方案,见表7

民族医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6.3  预防措施

居家燃点芽敏(艾蒿)、沙海(香茅草)清洁净化空气;食用约宋拜(蛇藤嫩叶)煮鸡,食肉喝汤,调补脾胃、增强抗病力;波丢勐(茴香豆蔻)煎汤代茶饮,除湿护胃,增强抗病力。

7  哈萨克医对COVID19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7.1  哈萨克医对COVID19的认识

哈萨克医六元学认为[26-27],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属于流行型喀哈尔勒病症,发病在秋冬,在人体体力(胡瓦特)减弱情况下,飞气传染物(胡尔特)经过呼吸进入肺部生长异常呼吸道液(苏勒),苏勒旺盛导致人体多个脏器器官功能衰弱。

7.2  治疗方案

哈医根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不同时期临床表现不同,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并根据不同时期采用相应的治疗方法,见表8

民族医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7.3  预防措施

根据实际情况,口服复方科叶乐颗粒、柯热秀兰颗粒,忌过甜类食物,禁食生肉、生水和变质类食物,煮食时将肉类煮熟,多饮开水等,建议多食脂类食物、增强免疫功能,多食蔬菜及水果,可食奶制品,早晚食用1020 g羊尾油以润肺、驱寒;吃羊牛肉汤,增强胡瓦特。

8  土家医对COVID19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8.1  土家医对COVID19的认识

土家医认为[28-30]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近似土家医的“肺热病”。百病毒为首,疾病均由“毒邪”所致,肺热病由瘟疫毒气所致,病情重,发病急,具传染性。疫毒侵入人体引起发热、干咳、疲乏无力气促等临床表现,属于土家医的寒疫毒证,寒疫毒邪由口鼻而入,疫邪留于肺,引起鼻塞、流涕、咽痛、发热、干咳、乏力等呼吸道感染症状。

8.2  治疗方案

土家医根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不同时期临床表现不同,分为初热期、重症期、恢复期,并根据不同时期采用相应的治疗方法,见表9

民族医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8.3  预防措施

土家医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预防,采用烧熏法,用祛邪辟秽药物艾叶制成艾条点燃熏烧室内对空气进行消毒;天时潮蒸之际,用大黄、茵陈之类药材烧蒸亦可解秽气;也可用瓜蒌壳、槟榔壳烧熏室内。

9  羌医对COVID19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9.1  羌医对COVID19的认识

羌医认为[31-33]“天地人相应”五字高度概括人与自然的相处模式——人类需要敬畏自然、与自然和谐共存。新型冠状病毒所致肺炎(COVID-19)归属于“羌医闪病”,主要病机为机体脏腑失调所致的“白气”减少从而难御疠毒,造成“白气”减少的原因有二,外因责之“气血浆液吉娜”失衡,羌医“四相学”认为自然界由四大基本物质——石(饶)、水(滋)、火(莫)、风(蒙姆)构成,在体内进一步化生“气血浆液吉娜”,当“四相”引起体内“气血浆液吉娜”失衡,进一步导致脏腑失调而致体内“白气”减少,不御疠毒而感病。内因责之情志内伤,脏腑气机紊乱、气血失调;或饮食失宜致“胃失和”使他脏失调;或劳逸失度致脏腑气血失调而发生病变。

9.2  治疗方案

羌医根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不同时期临床表现不同,以调节机体白黑平衡和疏通赛米管道为主,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并根据不同时期采用相应的治疗方法并予以隔离治疗,见表10

民族医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9.3  预防措施

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以日常预防为主,采用均衡膳食、规律作息、调和情志、适度运动、注意日常卫生,学习羌医呼吸调匀术,佩戴羌药香囊等保持身心健康、提升抵抗力。也可以用党参6 g、沙参6 g、白茅根3 g、牛至(尊古巴)3 g长期泡水饮用,可增强免疫力,用于预防大多数外感疾病。可于室内焚烧少量羌药茹玛,闭门闭窗烟熏15 min室内空气消毒,另将羌药居福博如、石灰撒于门口或角落可做室内日常消毒。

10  回医对COVID19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回医认为新型冠状毒肺炎是《回回药方》中记载的“少萨”流行性传染病的一种[34];属传统回医文献中的“风魔”、“痰毒”。发病因素有内因和外因,内因为禀性衰败和湿痰气质,外因为风痰湿毒侵袭机体,袭扰黑体液淋巴免疫系统和白体液肺脉体液系统,致肺脾功能紊乱,破坏了四体液禀性配比失衡。黄体液和红体液异常,血气代谢紊乱。痰毒侵袭体液腐化,而气化的体液随毒气泛化发越,经呼吸或口粪散播传染。痰毒与人体未经化生的血液和异常体液代谢的病理产物结合,成为新型冠状病毒的病理机制[35]。临床表现以发热,乏力,干咳气喘,舌苔厚腻或白或黄为主,此病多发于冬寒潮湿之地。临床分为隐潜期、成熟期和衰败期3个证型病程。

回医以禀性衰败湿浊性气质辩证论治,多从症候、病理生化和心理3个方面辩别其气质禀性临床证型。治则以扶助衰败禀性,清除异常腐败体液痰毒和调理体液内生态环境为主。熟化痰毒、清除浊湿、宣肺利气、开胃通腑。

10.1  治疗方案

治疗用药:常以百部、紫苏子、金莲花、金合欢、无花果、玉兰花、贯众、麻黄、杏仁、石膏、甘草等组方。煎汤口服或雾化吸入,见表11

民族医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10.2  预防措施

10.2.1  熏杀法 生姜、陈醋、煎煮散发熏气,置室内或人群密集处。

10.2.2  佩香法 将麝香、雄黄、薰衣草、菖蒲、苍术、龙涎香、安息香、苏合香、冰片装入布袋,佩戴于胸部。

10.2.3  预防处方 黄连9 g、黄芩10 g、沙参12 g、玄参10 g、麦冬15 g、桔梗15 g、贯众10 g、苍术15 g、板蓝根12 g、金银花10 g、鱼腥草10 g、大青叶10 g、甘草6 g。本体质强壮者加生石膏10 g,年老、体弱、体寒者加黄芪20g、当归15 g,水煎服,2日一剂。或用鱼腥草10 g、桔梗12 g、芦根10 g、大蒜6 g、生姜6 g、桑叶10 g、薄荷6 g。开水泡或煮水喝,每日一剂,连服35天。可适量加冰糖。

11  讨论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发生以来,中医在整体观念理论指导下,三因制宜,辨证论治,提供了多种治疗方案,宣肺解表、清热解毒、燥湿化痰、养阴益气、温阳散寒、理气开郁、益气固脱、回阳救逆等不同的治法与方药[36-39],都在积极为新冠肺炎的防治贡献智慧。作为中华民族传统医药文化重要组成的各民族医,也集思广益,立足于各民族医的思维体系,提出各民族医的理论认识、治疗方法与预防措施。

病毒是呼吸道感染主要因素,并在不断变异,传统医通过辨证论治,多成分、多靶点治疗不断变异的病毒感染性疾病,有悠久的历史、确切疗效。现代研究表明,传统医药可以通过直接杀灭病毒,或抑制病毒吸附和侵入,或抑制病毒复制,或抑制病毒组装和释放,或调节免疫功能,增强细胞抵抗病毒侵袭的功能,以宿主细胞为靶标抗病毒,达到抗病毒作用。大量的临床与实验研究证实了各类中草药对病毒的防治的有效性。如大剂量的金银花对鼠肺内流感病毒增殖有显著抑制作用[40];鱼腥草能阻断甲1型流感病毒诱导MDCK细胞凋亡[41]。黄芩植株茎叶活性部位的抗病毒作用,体外实验发现其对柯萨奇B族病毒(CoxB3Cox B4Cox B5),流感病毒、副流感病毒、腺病毒(Adv3Adv7),呼吸道合胞病毒(RSV),疱疹病毒(HSV1HSV2)等10种病毒致细胞病变(CPE)有明显的抑制作用[42];黄芪降低流感病毒的血凝效价[43],黄芪多糖对流感病毒性肺炎小鼠肺指数、肺指数抑制率的作用以及对小鼠体内流感病毒增殖的影响[44]。荆芥挥发油可抑制流感病毒性肺炎小鼠TLR信号转导通路的重要接头分子Myd88和关键分子TAF6的蛋白表达[45];甘草抗病毒部位,分析其对副流感病毒(Ⅲ型)的抑制作用存在量效关系,对副流感病毒(Ⅲ型)有抑制作用[46],高剂量羌活能直接杀灭小鼠肺内的流感病毒、降低血凝滴度[47];藿香3种提取部位的体内抗流感病毒FM1的作用,其二氧化碳超临界提取部位具有明显的体内抗流感病毒作用[48];苍术酮具有抗流感病毒作用,苍术酮的含量与抗流感病毒作用呈正相关[49];牛蒡子提取物可有效抑制甲型流感病毒FM1[50],并且中草药在传统民族医的理论指导下应用抗病毒谱广、毒副作用低、疗效肯定,对病毒感染性疾病有重要意义,随着病毒感染类疾病逐渐增多,大量耐药病毒株的出现,民族医药大有可为。

传统医学认为“正气内存,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新冠肺炎属于传统医学“瘟疫”,传统医学在整体观念医学思想指导下,调节整体内环境,让病毒失去可以生存的环境,与现代医学杀死病毒的治疗理念不同。应该贯彻预防为主的方针,发动群众、群防群治,把防控疫情,防治疫病和爱国卫生运动结合起来,治未病,防患于未然,消灭新型冠状病毒等各种疫病产生和传播的土壤和因素,运用各民族土方土法采集本土用于温疫的药材等烟熏、打醋汤等传统消毒方法进行家庭和周围环境消毒,第一时间焚烧垃圾,不留卫生死角;对于每个个体,每天的吃、穿、住、行都一定要规律和良好的卫生习惯;战略上藐视自己的不舒服,不能太恐慌,心理上要强大;战术上要把个体与环境等每个细节都需要第一时间处理好;第一时间纠正自己所有的不舒服,非常关键。建议国家和各省、州市中管局、药监局立项挖掘、整理、研究、开发民族医预防和治疗“瘟疫”的医疗机构制剂,做好充足准备地预防和治疗完全有可能会频繁发生的各种病毒导致的“瘟疫”,护佑人类健康。

参考文献(略) 
来  源:张吉仲,降拥彭措(噶布),纳顺达来,库尔班•艾力,李凤珍,王孝蓉,梅花•尼合买提,张之道,田华咏,祚穆-喏姿擀佈(杨福寿),单于德,李文兵,刘  圆. 民族医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认识及防治措施 [J]. 中草药, 2020, 51(6): CNKI首发.

这些可能会帮助到你: 问答社区 | 共享百度SVIP | 留言建议

欢迎入群交流:生信分析群: 732179952 · Meta分析群: 797345521 · 医学科研交流群: 79734552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