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ci666首页
  2. 杂谈

感染COVID-19孕产妇的风险是什么?

《柳叶刀》于2月12日在线发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妇产科生殖医学中心乔杰院士的评论。评论指出,孕产妇可能比普通人群对COVID-19更易感,尤其是在原本患有慢性病或孕期合并症的情况下。因此,孕产妇和新生儿应被视为对COVID-19感染预防和管理的重点高危人群。截至目前,尚缺乏能有效支持COVID-19母婴垂直传播的可靠证据。

自2019年12月以来,2019新型冠状病毒病(2019 novel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简称COVID-192019-nCoV疾病)的暴发已成为中国的一项重大流行病威胁。截至2020年2月11日,中国大陆累计确诊病例38,800例,其中治愈病例4,740例(12.2%)、死亡1,113例(2.9%);另外,截至目前还有16,067例疑似病例[1]。中国大陆31个省市自治区目前已经全部启动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根据在COVID-19的病原学、流行病学特征、临床表现和最有效治疗方法上越来越多的证据,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颁布了一系列针对COVID-19感染预防、诊断和治疗的方案指南[2-4]。对疫情重灾区(湖北省武汉市及邻近城市),中央政府及各省级政府已经持续不断地援助其生活及医疗物资,并派出专家组和医疗队支援疫情应对和控制工作

随着COVID-19疫情的暴发,针对孕产妇的COVID-19感染防控以及母婴垂直传播的潜在风险成为一个重大关切问题。我们需要更多的证据以制定有效的预防和临床策略。陈慧君及其同事在《柳叶刀》上发表的这项最新研究[5],提供了有关被确诊为感染COVID-19孕产妇的临床特征、妊娠结局和母婴垂直传播潜力的一些证据。虽然该研究的样本例数有限(9例确诊感染COVID-19的孕产妇),但在目前这种紧急情况下,这些研究结果对中国及其它地区对COVID-19的预防和临床实践有重要价值。虽然在中国其它一些医院也收集了新生儿鼻咽拭子样本,但该研究除了收集新生儿鼻咽拭子样本进行核酸检测,还收集并检测了羊水、脐带血和母乳样本是否存在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SARS-CoV-2),以更详细地评估COVID-19是否存在母婴垂直传播的潜在风险。

SARS-CoV-2是一种对人类具有致病性的新型冠状病毒。另外两种备受关注的冠状病毒是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冠状病毒(SARS-CoV)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冠状病毒(MERS-CoV)。LU Roujian及其同事开展的一项研究发现[6],尽管SARS-CoV-2与两种源自蝙蝠的SARS样冠状病毒(bat-SL-CoVZC45 及 bat-SL-CoVZXC21)在基因上更相近(基因序列相似性约88%),高于SARS-CoV-1(基因序列相似性约79%)和MERS-CoV(基因序列相似性约50%),但是同源性建模分析结果显示,SARS-CoV-2与SARS-CoV-1具有相似的受体结合域结构,这就提示COVID-19可能与SARS-CoV-1感染有类似的发病机制[6-8]。因此,可以从理论上推测,与SARS-CoV-1相类似,COVID-19的母婴垂直传播风险可能也比较低。该研究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在与妊娠有关的生物标本及婴儿生物标本中存在SARS-CoV-2的病毒颗粒,结果与Shell F Wong等人之前对SARS-CoV-1进行的研究报告基本一致[9]。据报道,目前有两例新生儿被确诊感染COVID-19[10]。其中一例于出生后17天被确诊,但与两例确诊患者有密切接触史(婴儿的母亲和月嫂);另一例于出生后36小时被确诊,但不能排除有密切接触史的可能性。因此,截至目前尚缺乏能有效支持COVID-19母婴垂直传播的可靠证据。

既往研究表明,孕期罹患SARS易伴发不良母婴并发症,如出现自然流产、早产、宫内生长受限,需要使用气管插管、重症监护,出现肾功能衰竭和弥漫性血管内凝血障碍等[9,11]。不过,与感染SARS-CoV-1的孕产妇相比,该研究中感染COVID-19的孕产妇出现不良母婴并发症及结局的比例似乎较少。虽然该研究所纳入的病例数有限,需要对研究结果进行谨慎解读,但其研究结果与ZHU Huaping等人对10例新生儿病例(母亲被确诊感染COVID-19)是否存在母婴传播的临床分析结果基本一致[12]。在确诊感染COVID-19的孕产妇中,所报告的临床表现也与普通人群中确诊感染COVID-19的非孕成年人的临床表现类似;与SARS-CoV-1感染相比,感染COVID-19的临床过程和结局相对比较乐观[13,14]

不过,由于该研究所分析的病例数有限且研究期限较短,需要进行更多的随访研究以进一步评估确诊感染COVID-19的孕产妇及新生儿的安全和健康。该研究在讨论中指出,孕产妇是呼吸道病原体的易感人群,而且容易发展为严重肺炎,这就可能使得孕产妇比普通人群对COVID-19更易感,尤其是在她们原本就患有慢性病或孕期合并症的情况下。因此,孕产妇和新生儿应被视为对COVID-19感染预防和管理的重点高危人群。根据最新的研究证据和专家建议,并参考之前在SARS感染防控中获得的经验,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于2020年2月8日发布一项新的通知[15],提出加强针对孕产妇的健康咨询、筛查和随访;改进产科门诊和产房的访视时间和程序,配备特殊的感染控制准备措施和防护装备;强调疑似或确诊感染COVID-19孕产妇的新生儿,应在指定病区进行隔离至不少于出生后14天,并且不应进行母乳喂养,以避免与疑似或确诊感染COVID-19母亲的密切接触。

我们需要进一步加强应对突发传染病暴发的能力,通过法律法规的有效执行以预防和控制传染病的扩散,避免在家庭、社区和其它公共场所的聚集性暴发,并做到透明化和团结协作。突发传染病的及时报告和披露也非常重要,以避免延迟响应。同时,还应该确保医院和集体隔离场所的感染控制和管理,提供专业的防护服和防护装备以保护医务人员和其他工作人员免受COVID-19感染的职业性暴露。

这些可能会帮助到你: 问答社区 | 共享百度SVIP | 留言建议

欢迎入群交流:生信分析群: 732179952 · Meta分析群: 797345521 · 医学科研交流群: 797345521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