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ci666首页
  2. 研究进展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冠状病毒研究现状之总结与思考

根据最近STAT报道,他们的记者与编辑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现状进行了总结。现Bioart将新闻内容进行整理编译,为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与临床治疗带了一个新的视角和思路。以下是新闻内容: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冠状病毒研究现状之总结与思考
我们的记者在中国报道新型冠状病毒的出现和传播时,收到了大量来自公关公司的电子邮件,他们敦促记者们去采访感染从业者、应急计划专家、旅游指导以及天气专家等等。但是显然,大家的关注对象中并没有直接从事冠状病毒研究的专家。
冠状病毒领域很小,资金也不多,而且一直到最近人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领域的重要性。在过去的二十年里,随着一系列动物病毒比如非典型肺炎(SARS)、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现在是新型冠状病毒在人群中爆发。冠状病毒研究经历了一个起起伏伏的过程,在疫病发生后会引发了一阵研究热潮,然后就寥寥无人过问直到下一次病毒的爆发。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冠状病毒研究现状之总结与思考
图1 感染家禽的冠状病毒的电子显微镜图像
人们对冠状病毒的兴趣时高时低周期波动,这使得人们对冠状病毒的科学认识一直在知识性的空白。科学家们不知道人们在感染冠状病毒后还能保持多长时间的免疫。而冠状病毒传播方面的问题仍然若隐若现。目前还没有任何药物被批准专门用于治疗冠状病毒。当SARS威胁消退时,现有药物是否在治疗中奏效的检测工作就被放弃了。如果那时候就准备了这些信息,中国的医生和科学家就可以立刻得到他们急需知识储备方面帮助。正所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爱荷华大学微生物学和免疫学教授Stanley Perlman坦言,“当这种新型流行病开始时,我们中只有寥寥数人响应了研究方面的呼吁。我的实验室训练过很多人,但是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并没有从事冠状病毒学方面的研究”。
德克萨斯大学加尔维斯顿分校医学分部冠状病毒研究人员Vineet Menachery表示,“令人惊讶和震惊的是,这个领域与20年前SARS出现时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但在这约二十年时间科学家在冠状病毒研究领域没有更加深入的研究。
上世纪90年代末,人们对冠状病毒的研究兴趣不大,资金也很少。那时,唯一已知的人类冠状病毒是导致感冒的病毒。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Anthony Fauci博士说,在2002年至2003年SARS爆发之前,他的机构每年投入300万至500万美元研究冠状病毒家族。SARS爆发后,关于冠状病毒研究的资助增加了十倍,一两年后达到5100万美元的最高水平。但是几年之后,资助资金就回落到平均每年2000万美元。
Menachery博士是在冠状病毒专家Ralph Baric实验室进行的博士后研究,主要是研究病原体与人类免疫系统相互作用关系。该研究很有趣,但是从职业前景来看,非常冒险。Baric实验室的助理研究员Lisa Gralinski博士表示表示,“在SARS出现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出现之间的10年里,你在写拨款申请时,一定要考虑到研究内容的背景需要非常广泛,这样它对公众和国家卫生研究院才显得有意义(才能申请到研究资金)”。
正是由于冠状病毒研究的不确定性促使一些科学家选择其他研究方向,它造成了冠状病毒研究人员的青黄不接——年长的、有成就的科学家如Perlman和Baric是这个领域研究中的中坚力量,但是却少有处于职业生涯中期的人。目前,陆续又有一些更年轻的科学家选择加入此领域。
Gralinski博士说,中东呼吸综合征出现后,政府和机构投入的资金趋于稳定,但从未达到SARS时候达到的高点。Fauci博士表示,自从中东呼吸综合征开始从骆驼传染给人类以来,每年用于冠状病毒研究的资金稳定在2700万美元左右,新型冠状病毒的出现可能会增加政府和其他学术机构对于此方面研究的重视。Menachery博士指出,虽然目前人们对进入冠状病毒研究领域产生了兴趣,但是由于冠状病毒的研究必须要在高级别安全型实验室(生物安全级别为3级)中进行,想要开展此类研究并不容易。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冠状病毒研究现状之总结与思考
图2 2002-2020历年进行的冠状病毒相关研究
SOURCE: ANALYSIS OF CONTENT IN WEB OF SCIENCE CORE COLLECTION, CONDUCTED
十七年来,爆发了三种冠状病毒感染,显然人们对于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并不足够。病毒爆发的周期也与研究人员研究兴趣的波动周期相一致(图2)。但是随着疫情得到控制,人们关于冠状病毒感染的担忧就会逐渐消退,资金资助也会倾向于减少,进入科学研究与论文发表的低谷期。其实对于已经申请冠状病毒相关领域的科学家们来说,也是难上加难。在疫情爆发结束之后,他们很难向公众去解释他们的研究是否“有用”。而在冠状病毒或相关领域工作的人们知道,关于在人类中传播的冠状病毒还有更多的信息有待收集,也有很多的问题需要解决。科学研究是在打一场防御战,科学家们在尝试找到冠状病毒可能会在什么情况感染人类以及病毒的致病性如何而来。科学家们在非典型肺炎发生后的十几年,很难向基金组织解释研究的重要性,即使在申请中花重笔墨去陈列观点,也很难申请到支持。
在公共卫生领域,各个国家已经逐渐完善应对机制,能够很快地应对各种紧急情况。而且,一方有难八方驰援,各个国家都在为紧急事件各尽其所能。但是,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的在中国的肆虐以及在世界上的传播,我们需要将预防性的检测和研究提上日程。冠状病毒的科学知识的装备,将会为打赢疫病提供最基础的防护工具。在此一役中吸取教训,合理化预防性研究是面向未来的重中之重。
①SCI666交流QQ群:医学综合科研群:703163967 · 生信分析群:732179952 · Meta分析群:797345521(点击群号即可加群)。
②下载提示:点击查看百度网盘会员共享账号,部分内容具有时效性,若文中的下载链接失效请留言反馈。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857)626-266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23456@whu.edu.c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