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ci666首页
  2. 杂谈

Elisabeth Bik:一直在锤曹雪涛院士的是何方神圣

这几天感觉全世界都在关注曹雪涛院士涉嫌图片造假的大瓜,甚至都已经上了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套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已经“火出圈”了。
Elisabeth Bik:一直在锤曹雪涛院士的是何方神圣

而最早指出曹雪涛院士团队可能涉嫌图片造假的就是Elisabeth Bik,并且据目前不完全统计,曹院士被质疑的60几篇文章中,Elisabeth Bik的质疑可以占到95%以上。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鹰眼锤人”的Elisabeth Bik到底是何方神圣。

Elisabeth Bik:一直在锤曹雪涛院士的是何方神圣

Elisabeth Bik,全名Elisabeth Margaretha Bik,微生物家,在2019年5月左右已经正式转型全职的图片打假人,而且还是免费的那种。Bik是美国微生物学会会员,同时也是PLoS ONE, The ISME Journal, Journal of Applied Microbiology, Journal of pediatric gastroenterology and nutrition, BMC Gastroenterology, BMC Microbiology, PEDIATRICS等期刊的审稿人。

 

其科研经历如下:

Elisabeth Bik:一直在锤曹雪涛院士的是何方神圣

 

在发表的文章方面,主要代表作有2005年的2作Science
Elisabeth Bik:一直在锤曹雪涛院士的是何方神圣
以及2016年的一作Nature Communications
Elisabeth Bik:一直在锤曹雪涛院士的是何方神圣

 

还有若干Nucleic Acids Research、PLoS ONE、Molecular and Cellular Biology、British Journal of Pharmacology、Current Biology、mBio、Research in Microbiology等期刊文章共计47篇。

综上所述,可以大致判断,Elisabeth Bik的科研能力应该还是过关的,那么她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走上了专业学术打假的路线呢?

很简单,因为喜欢,或者可以说,热爱!

在The Scientist网站的专题报道中,Elisabeth Bik描述自己为“超级内向型人格(super-introvert)”,并且觉得在大好的周末花整整12个小时仔细检查图像来寻找操纵的迹象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whose idea of a good time is spending 12 solid hours on a weekend scrutinizing images for signs of manipulation)。

在2013年,Bik在阅读一本在线书籍的某章节时,无意发现了其中大半内容都剽窃了别人的文章,包括一些Bik自己的文章,Bik当时就火冒三丈“把本宫那呕心沥血写出来的完美句子都给本宫还回来”(‘That’s my sentence. Give it back!’”)。

后来又在一篇博士论文里发现Western Blot图片的明显作假。

自此,Bik就开始走上了打假之路,后来觉得,唉呀妈呀,这事情太适合我了,我身上就有着一双“查假鹰眼(Eye for Manipulation)”啊,这可是难得的天赋,一个人关在屋子里看图片找问题太适合我了!

后来,小打小闹变成一生挚爱了,Bik索性辞了uBiome的工作,免费全职打假。

根据Bik本人的统计,过去5年里,她大约花了5000个小时进行查阅,共打假2000余篇文章,可以说是21世纪“科学圈纪委”。而且作为一个打假界的高端人才,她不仅对单篇文章的图片进行核对,还会对同一作者的多篇文章里的图片进行对比!

2016年的时候Bik还干过一件大事,她联合Infection and Immunity、Molecular and Cellular Biology、mBio几家期刊的前任主编以及美国微生物学会的出版伦理负责人,一起排查了40种具有不同影响因子的不同期刊上的20000篇生物医学类论文,发现3.8%包含重复的图像。相关信息后来发表在mBio和bioRxiv上。

Elisabeth Bik:一直在锤曹雪涛院士的是何方神圣

然后呢,根据Bik的计算,2009-2016年期间,PubMed中有8,778,928篇生物医学类文章被索引,其中3.8%存在图像重复,图像重复文章中又有10.6%问题大到足以撤回,也就是说,大约 35000篇论文有可能要因图像重复而撤回(8778928 × 3.8% × 10.6% = 35362)。这个数字可以说非常惊人了!

Elisabeth Bik:一直在锤曹雪涛院士的是何方神圣
打假感觉很爽,可以一边锤人一边收获伟光正的形象,但事实上真的非常辛苦,毕竟要一张张地放大或者采用更先进的技术来对比图片,然后还没有酬劳。

另外,Bik也曾表示做打假人其实行业风险很高,很容易收到威胁信啦,甚至是律师函,所以在措辞的时候都要特别小心。

Elisabeth Bik:一直在锤曹雪涛院士的是何方神圣

但 Bik的工作还是受到很多好评,PLOS ONE在Bik对图片提出质疑后,撤回了整整22篇文章。PLOS ONE的发言人David Knutson也曾明确表示过对Bik的谢意。

Elisabeth Bik:一直在锤曹雪涛院士的是何方神圣
Bik在2016年的mBio文章中也曾提及,如果在发表前处理图表重复的问题,平均每篇文章要只需要30分钟,而如果留到发表后进行处理的话,平均每篇需要6小时才能解决。
但是面对如此庞大数量的文章,仅仅依靠志愿者进行查看对比是远远不够的。Bik也呼吁期刊应该设置图片真实性核对的岗位,在大学和机构中增加更多打假人员,让从事这份工作的人既能发光发热,又能赚钱养家(“We need this to be a paid job at a journal,” she says. “We need more staff at universities and institutes to deal with these things. We need this to be a career that people can make money and use their talents in.”)!

 

Bik有专门运营一个Blog网站https://scienceintegritydigest.com/,几乎每天都会对微生物等领域的科研文章进行报道。小编统计了一下,网站上大约每隔3天会放一个锤人信息,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移步看看。最近一条就是19号她对曹雪涛院士事件的汇总报告。
Elisabeth Bik:一直在锤曹雪涛院士的是何方神圣

参考资料:

1. https://www.the-scientist.com/news-opinion/eye-for-manipulation–a-profile-of-elisabeth-bik-65839(网站专访)
2.https://www.parsingscience.org/2019/06/11/elisabeth-bik/(网站专访)
3.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Elisabeth_Bik(个人researchgate主页)
4. https://scienceintegritydigest.com/ (个人打假网站)
5.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DMF0F1E505119DFS.html

①SCI666交流QQ群:医学综合科研群:703163967 · 生信分析群:732179952 · Meta分析群:797345521(点击群号即可加群)。
②下载提示:点击查看百度网盘会员共享账号,部分内容具有时效性,若文中的下载链接失效请留言反馈。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857)626-266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23456@whu.edu.cn

QR code